妖娆替身:女奴的冷夫 第19章 声声如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贱!女奴!

每一个字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剑直直的刺进她的心里,苏诺被吓坏了,可就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惶恐的看着北辰寒。

北辰寒一把将苏诺甩在地上,苏诺的头与地面狠狠的相撞击,发出响亮的撞击声,北辰寒听到这个声音就好像受到了鼓舞一般,那死死压抑了很久的怒意开始翻涌上来,一双墨色的眼睛折射出的来的刚宛如地狱的魔鬼,英俊的脸也在开始一点一点的变得狰狞。

苏诺被吓得不知错所,身体本能的往角落躲去。

北辰寒被她这个动作刺激到了,一个箭步来到苏诺面前:“你敢逃,你还敢逃。”

苏诺的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一个劲的摇头,好像那头不是她的一样。

北辰寒一把将苏诺抓在手里:“我让你逃,我让你逃。”猛烈的力道摇得苏诺整个人都晕眩起来。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被抓走,当年被抓走的就应该是你个贱人,要你有什么用,你就应该代替颜儿去受苦,你个废物……”北辰寒整个人就好像失控的野兽,狰狞的讲着有些语无伦次的话。

苏诺一下子连呼吸也忘记了,就好像没有生命的娃娃一样,任意的被捏在手上。

原来,在主人的眼里,被抓走的那一个从来都是她,而不是姐姐,自己的话,活着的唯一价值就是代替姐姐去承受所有的痛苦。

这一刻,苏诺只觉得天地都安静了,安静的让她想哭。

她想过的,主人或许也是这么想的,可为什么当主人真的这么说出来的时候,这里面的心怎么能难受成这个样子。

头忽然一下一下的疼,嫣红的血从她的额上流出来,印在了墙上,变成一朵一朵鲜艳刺眼的花。

苏诺静静的看着她的主人将她一下一下的撞在墙上,身上的戾气恍若地狱里修罗一般。

苏诺想哭,但没有眼泪流出来。直到现在,她才终于知道,原来姐姐在主人的心里是这般的重要,居然能让一向不显露情绪的主人这般痛苦。

心在一点一点的被切割,那生生的疼痛感却是这般的苍白。

也是到现在她才知道,那整整七年韶光里所承受的痛苦,竟是连现在一丝一毫也比不上的,也是现在,她绝望的发现,她竟是这般的爱着主人,没有退路,没有希望,什么也没有,可她还是不得不爱去。

心啊,痛的想要死过去,可她还是连一点眼泪也流不出来。

北辰寒像一头疯狂的野兽终于慢慢的停止了狂风暴雨,恍若垃圾一般将苏诺扔在一边,转身离开了。

夜色中,他就像一匹沉默却痛苦的狼,只是当他走出这个门之后,脸上的神情又是冷冷的,什么也不剩。

门敞开着,苏诺就着被扔掉的姿势,半瘫靠在墙上,双眼无神,然后轻轻的闭上眼睛。

这样的爱,也只有等到她死亡的那一天才能彻底的停止吧!

苏诺扯动嘴角想要笑,嘴角没有上扬,但额上的鲜血却流淌下来,流进她的嘴里,苏诺没擦,就那么尝了一下,真的很——苦。

黑暗的屋内,苏诺缓缓的再次睁开眼睛,从地上撑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出书房,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里。

她什么都做过了,努力过了,虽然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但——主人那样痛苦愤怒的表情,她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了吧!

从床底下拿出那一大包的黑夜草,半垂着腰,去将药熬了,她不知道应该要放多少,雪柔说少一点没有效果,那就都放了,她这一双眼睛也就能瞎的彻底了吧!

苏诺将包裹里的黑夜草全部放了进去,然后点上火,坐在一边等着。

月色很美,淡淡的,冷冷的,好像遮掩着一层纱似的。

苏诺并没有看,她只是闭着眼睛,将脸埋在腿间,这世间上不管是再美的东西,若没有主人,于她,都是一片荒海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罐子里的药终于煎好了,苏诺将她倒进唯一一个带着缺口的碗里,然后一口一口,好似品尝一般,缓慢的全部喝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