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版权限制,本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微信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 16658 获取正版章节。

接上文:然而这话却是无法说出的,因为北瑶宝宝的每个表情和语声,表现出来的都是再自然不过的喜悦和惊讶,似乎这根本不是一场预谋的吸引他前来的把戏,而是完全无意中造成的后果一般,让一眼就能辨认任何伪装的青莲,也辨不出她此刻表情的真假,不由心中更是有些暗恼,嘴上却道,“被你的歌声引来的!”

“王叔也喜欢我唱的歌吗?若是喜欢,宝宝以后便天天唱个王叔听好了!”北瑶宝宝闻言,眼中的喜悦之光更盛了起来,看着青莲的眼里满是蠢蠢欲试的激动。

“宝宝,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本是想顾及几分,也觉得自己作为长辈与小辈说以下的话有些不合适,但是,她不过一张琴,两阙歌,就让他多年静修惯了的心浮躁了起来,若以后天天这般唱,还了得?不用问也知道,只要她在狐族的一天,他的修行就会完全止步不前了,所以再怎么觉得不合适,也必须把话跟她撂明白了。

“呃?宝宝不懂王叔这般说是何意?”看来曲子比预料中起到的反应还要大,她以为他的青莲会更沉得住气一些的,现在看来他显然是想让她知难而退的摊牌说白了,这样就更好了,取得爱情就好比打仗,哪一方先沉不住气,另一方就取得了先机,现在明显在她和青莲之间,她是将要取得先机的那一方,原来装无辜这般的有用,她有怎么能轻易的放弃这般好用的方式呢?

“宝宝,你是如墨的女儿,我和你爹爹如墨是至交好友,他的女儿就如同我的女儿,认同吗?”青莲试图让自己更像一个长辈般,努力的深呼吸一口,然后缓慢而带着长辈的宽容眼神道。

“当然,爹爹从小就跟我说过王叔当年待我们姐弟的大恩,所以宝宝从记事开始就已经决定有朝一日一定要报答王叔的,没有王叔,就没有宝宝,宝宝的命是王叔的‘火狐圣珠’从天雷底下救下来的,王叔让宝宝做任何事,宝宝都不会有所怨言,哪怕是赴汤蹈火,也要为王叔做好的,要是宝宝哪里调皮了,捣蛋了,惹王叔生气了,王叔就狠狠责骂宝宝,宝宝一定会乖乖的,好不好?”

北瑶宝宝一边说,一边不知何时已经弃琴而扑到了青莲怀中,向他可怜的撒娇了,让青莲所有想说的话,都如同被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口般,一句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怀中那绝艳的少女,用满怀信任,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单纯眼神看着他,然而鬼使神差般的竟然点了点头。

而北瑶宝宝见他点头,更是如个孩子表达喜悦般的用力抱紧他的脖子,在他的怀里磨蹭着,用欢乐的声音叫着,“王叔你真好,宝宝好喜欢王叔哦!”

那句‘喜欢’让青莲总算找回了点神智,立即想推开她,奈何宝宝却抱得很紧,还一个劲的问他,“王叔喜不喜欢宝宝?”

“喜欢,王叔喜欢宝宝就像是喜欢自己的孩子一样!”青莲无奈的拉下她绕在自己颈项上的手,总觉得不能与她这般太亲近,“宝宝是大女孩了,不能老这么像个孩子般腻在大人的身上,被人看见了不好,明白吗?”

“可是在家里的时候,爹爹从来没说过,不能这么腻在他身上啊!”宝宝睁着纯洁无辜的眼神看着青莲,还带着几分不解的模样,这自然也是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她伟大的父亲大人抱着她娘亲还来不及呢,哪会抱她们姐弟俩?不过此刻为了创造多一点的机会腻着青莲,这样的谎自然是要撒的。

青莲心中又是一阵暗恼,毕竟从百年前,宝宝和墨墨生下来的那一天,他和雀王云舒去看过她一眼外,这一百年,他一次也未离开过狐族,是以根本不知道如墨是如何宠爱他的孩子的,不过他总是见过如墨如何宠他的妻子,而光看宝宝招人喜爱的模样,加上又是冒了天雷之险生下来,如墨把她们宠上天,倒也是不无可能的事情。

可自己毕竟不是宝宝的父亲,虽然宝宝是叫他王叔,然而毕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她这般黏着自己,终是不妥当的,“宝宝,你爹爹是爹爹,王叔是王叔,这是不同的,总之不要在人前这般腻着王叔,好吗?”

“那现在没有别的人,是不是就可以?”北瑶宝宝又把玉手给绕了上去,想看看他的底线到底在哪里,“王叔三天都没来看宝宝一眼,这里也没人陪我玩,本来上想去宫里转转的,不过夏语姐姐和秋雪姐姐说,我这样出去会惹一堆雄狐狸来追求的,宝宝答应过不给王叔惹麻烦的,所以便想着到这漂亮的花园里弹琴,果然我乖乖的王叔就来看我了呢!”

青莲又是一阵语塞,到这里,他想摊牌的话是完全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了,不管宝宝是真无辜还是装单纯,他都只能把这一切当真了,同时把他目前正在进行的所有修炼暂且放一放,等如墨和北瑶光什么时候有空把他们的宝贝女儿领回去后,他再继续潜修吧,否则她这一无聊天天的弹琴唱曲,想来不用几天,这整个火狐居地都会沸腾了,到时即便他是狐王,也是没有权利限制族人求偶的,而麻烦的是,北瑶宝宝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是能被求偶的对象,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她根本不是火狐族的人,而是蛇族的人!

“罢了,在如墨气消来接你回去之前,你便跟在我身边吧!另外,这琴以后要弹是可以,不过那词可是不许再唱了,一个姑娘家家,要懂得含蓄,哪能那般无所顾忌的唱情唱爱的?”青莲也不再费力去拉她的臂榜了,任她这般挂在自己身上,依软在自己的怀中,只是凤眸中神情一派清明温润,每一句话都带着长辈般的徐徐关爱之情,不夹一丝杂乱。

北瑶宝宝暗自银牙一咬,虽然青莲到此刻依旧是不为所动的平静模样,但是能让他离开那修炼的后山山洞,在她而言,已算是初战告捷了,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了不得慢慢来就是,用不了多久,她定能把这朵举世无双的青莲花给摘到手中的,表面上却乖巧的点头道,“这些曲子都是娘亲教的,从小就听得她唱得多,也就学了好些,爹爹最是喜爱听娘亲唱歌,爹爹有时还帮着娘亲伴奏呢!没人告诉我这词曲唱不得,不过既然王叔觉得这般不好,以后宝宝再不唱就是了!”

“宝宝,王叔没有不让你唱的意思,只是这里是火狐族,比不得蛇族,我知道这不过是曲子,并不代表你真正的心声,但是旁的人不知道,你明白吗?火狐族是自由求偶的族群,你这般一唱,怕是会惹得众多族人为你争斗求爱的,而这是王叔我也阻止不了的,你并不是真正的火狐族人,若让你爹爹知道,必是要怪王叔没有好好保护你的,你懂吗?”

“歌能表心声的,只是王叔无心于听曲罢了,不过王叔既然这般说,以后宝宝便不再这样唱了,以免引来族里的人争斗!”北瑶宝宝抬起有些倔强之色的眼,看着青莲,不由让他一阵心慌,反射性的便躲避她的眼神,躲避过后又瞬间觉得自己没必要躲她的眼神,又移回了她的脸上,而北瑶宝宝自然不会错过这般好的时机,立即表露出不多不少,刚刚好的一点点少女的崇拜和爱慕之意。

而这一点点的爱慕,却宛如触发了青莲脑子里那敏感的神经,几乎立即便把北瑶宝宝推落到了地上,站了起来,背过身子去,用有些疏离却依旧婉转如天籁般的声音道,“宝宝,王叔永远是你的长辈!”

说完就想离开,然而身后那低泣之声却让他的脚步又为之顿住了,那委屈的被嫌弃的哭音,颤抖却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中,“王叔不要讨厌宝宝!”

青莲跨出的一只脚,不得不又收回,不过是个孩子,自己这般对她,实在是太狠了一些,可是,若不这般对她,万一让她情丝生根后,怕是就会白白的误了她了,是以收回的脚终于还是再度伸了出去,潇洒如云般离开了这一片花海之中,徒留北瑶宝宝一个人在哪里哭泣。

青莲一离开,那结界便跟着也被撤了去,一直守在结界外的夏语和秋雪再度跑进花海中,看到的便是小主悲伤哭泣的模样,不曾看到自家狐王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她们,立即蹲了下来,快速上前关怀和询问北瑶宝宝。

“小主,您怎么哭了?您别哭啊!告诉奴婢,谁欺负你了?”虽然之前这结界里只有狐王大人和小主两个人,可是狐王大人怎么也不会是惹小主哭泣的人啊!可是好好的小主怎么哭得这般伤怀呢?

“小主,您摔倒了?可还有哪里伤着?”秋雪却眼尖的看到北瑶宝宝还跌坐在地上,细雨本就把她的翠绿衣裙打湿了,再加上似乎是被人推倒的,半副裙摆上全染上了泥,一手还撑在地上,连忙惊呼一声的,抓过她撑在地上的那只手,掌心的几许湿润的泥土,以及几道被小石子擦破而出的血丝,更是让秋雪心疼了起来,“小主,你的手都流血呢!”

此刻两人想不承认是自家狐王大人欺负了小主都不行了,因为之前这结界里就只有他们两人,现在狐王大人不知去向,小主却摔倒在地上,还弄破了手,流了血,更别提哭得这般伤心了,只是大人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小主呢?就因为小主之前唱的歌太惊骇人,所以惩罚她吗?小主还是个孩子呢!

一向以自家狐王大人为天的夏语和秋雪,几百年来第一次对自家大人有了些许小意见,“小主,您别哭了,是狐王大人欺负您了,对吗?”

“没,没有,夏语姐姐误会王,王叔了,都是宝宝自己不好,惹王叔生气了,所以王叔才会不理我了?呜……王叔他讨厌宝宝了!”北瑶宝宝断断续续的抽噎着,低泣着,言语着,更是让两人心里肯定了绝对是自家大人推倒了小主,一时真是又气又无奈,大人何时变得这般小心眼了,不过两首歌而已,用得着这般欺负小主吗?还把她弄得流血了。

不管如何先把小主给扶回去,伺候她沐浴更衣后再说,两人彼此互视一眼,然后同时把北瑶宝宝扶了起来,琴也不管了,就把还在‘伤心难过’中的北瑶宝宝给扶走了。

几人的身影走远后,花丛之后,早该走远的青莲的身形却露了出来,本就媚眼如丝凤眸里,此刻夹杂着几许他自己也不曾发现的懊恼和复杂之色,缓缓蹲下,抱起那张琴的同时,闻到空气中极微薄的血腥味时,他眸中的后悔之色就更浓了一些,自己竟然还弄伤了她!


天地精灵:宝宝的火狐王夫(书号:16658)

由于版权限制,PC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