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版权限制,本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微信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 2461 获取正版章节。

李婶。末依依赶到了厨房,看着李婶正在忙活着晚饭。

你怎么才下来啊,快来,帮忙。李婶把一篮子菠菜放到了末依依手里。

末依依二话没说,就拿到了水龙头下面去清洗菜叶。

菜洗好之后,末依依又帮着李婶打下手,有末依依在一旁帮忙,李婶轻松了很多。

很快的,晚饭就做好了。

夫人说身体难受,让把饭送到房间里去。

原本李婶说她去的,可是末依依看李婶累了一下午了,于是自告奋勇,自己要去楼上给夫人送晚膳。

李婶把夫人爱吃的菜放到了碗里,然后让末依依端着送到夫人的房间里。

当当当。末依依轻轻的敲门。

进。夫人允许了。

末依依一只手端着餐盘,另一只手开门,门开了,她端着餐盘进去。

夫人,该吃晚饭了。她把餐盘放到了房间的桌子上。正准备走。

谁让你放在那里的。夫人看了末依依一眼,不知为何,只要看到这个女孩子,自己就会头疼,就有一种想要把她赶出这个家的冲动。

我……末依依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赶紧从桌子上把餐盘拿起来。

出去!南宫商的母亲不想在看到末依依,她烦透了这个女孩子。

可是,您不能不吃饭啊。末依依看着坐在梳妆镜前的南宫商的母亲,卸了妆的她显得很是憔悴。

出去!南宫商的母亲又一次下了逐客令。

末依依没有听,而是主动上前,要把饭给她,她怕她饿着了。

咚。

南宫商的母亲打翻了餐盘。

盛好的饭菜都被打翻在地。

末依依低下身子,用自己的手捡着地上的碎片,残羹剩菜。

破碎的玻璃碗片儿剌伤了她的手,鲜血直流,可是她却没有停下动作来,继续捡着地上的东西。

我让你出去!南宫商的母亲站起来,拉起自己的长裙,伸出了腿,朝着末依依猛踹了一脚。

然后她走到了门口。

李婶,李婶!

听到声音的李婶赶紧从厨房赶过来。

当她看到满地的饭和菜还有双手流着血还在捡着地上东西的末依依的时候,她的心疼了一下。

她赶紧走过去帮着末依依一起打扫。

真是扫兴,是谁让她来给我送的,要是下次我再看到她,李婶你就和她一起辞职吧!夫人说道,然后从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外套披在身上。

朝着门外走去。

夫人的房间里,只剩下末依依和李婶两个人。

末依依没有说话,静静的捡着地上的东西,任凭手上的鲜血流着。

李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她加快了捡东西的速度。

东西捡好之后,李婶让末依依先回房间里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她了。

末依依魂不守舍的离开了夫人的房间,回到了和李婶一起生活的房间里。

血还在流,地上不断的血渍已经殷成了一个血坑。

李婶找来了创口贴,先替末依依杀毒,消毒水摸在伤口上,噌噌的白沫子往外冒,李婶以为末依依会疼的哭起来,但她没有,她面无表情,就像李婶现在做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似的。

李婶替她清理完伤口之后,又把创口贴贴在了她的伤患上。

好了,今天晚上你早点休息,厨房的事情就我先来收拾吧,你的手不能碰到水,不然会感染的。李婶就像是一位母亲在交代自己女儿一些注意事项似的,认真,细心,温柔。

末依依没有说话,从始至终,她都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

李婶替末依依铺好了床。

让末依依躺下,然后把盖子给她盖好,看着她的样子,李婶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轻轻的把门带好。

房间里只剩下了末依依一个人,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大哭起来了。

可是,明明那么想哭的她,却是怎么都哭不出来,从一个在家里就被亲生母亲讨厌的孩子,到孤儿院别人都会孤立的孩子,再到现在,被一个贵妇人如此的厌恶。

末依依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在家里,她任劳任怨,母亲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敢顶撞,不敢否定。可她还是那么的厌恶自己,还是把自己视若眼中钉肉中刺。

在孤儿院,其他的小朋友都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只有自己,父母都在,就因为这样,大家都鼓励自己,不和自己玩。可那样的一个家庭,末依依更希望自己是一个孤儿,然后被别人送到这里。

在这里,一个陌生的城市,自己找寻着工作,为了凑齐学费,差点儿被人欺负,幸好遇到了南门野,末依依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了,可是,再来到他家里的这几天里,她的母亲不断的羞辱自己,讨厌自己,甚至于今天,她的厌恶程度丝毫不亚于自己的母亲。

难道是自己长得太过于奇怪,和其他的人不一样,还是自己的血液很肮脏,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讨厌自己。

末依依躺在床上,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

她好像知道一个结果,哪怕这个结果是很可怕的,自己也想要知道,不想要再像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就被讨厌。

末依依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学费,她一定要早日凑齐,然后离开这个地方,虽然她很喜欢和南宫商在一起的时候,但这种痛苦大过于幸福的日子,她不想要再度过。

现在已经7月中旬了,9月份自己就可以正式入学了。

在这其中的时间里,自己要赶紧凑齐学费,好好学习,日后成为有用的人,挣大钱,再也不要被人看不起,被人辱骂。

末依依在心里暗暗发誓。

从明天起,自己一定要努力工作,就算夫人再为难自己,再辱骂自己,都要忍着,不哭,然后挣到了钱就马上的离开,再也不回来。

李婶收拾完厨房的东西后,回到房间,看到已经睡着的末依依。

她原本只是要把末依依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一拉,却看到这个小女孩眼角还未干掉的泪水,她轻轻的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这孩子的苦,她是看在眼里的。

孩子,希望你以后的命运可以一帆风顺。李婶温柔的,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末依依的额头。

爸爸末依依小声的呢喃着。

李婶再也惹不住了,她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怕会吵醒末依依,于是开门去了洗手间。

梦里,末依依在一片大草原上迷失了方向,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无尽的绿色,无尽的草原。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了,他展开了双臂,朝着末依依走来。

这个人,是她的爸爸,那个淳朴的老农民,他用他黝黑健康的手臂抱着自己的女儿。

末依依在爸爸的怀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末依依伴随着闹钟声音醒来了。

她关掉了闹钟,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她看到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看来李婶起得很早,她也要打起精神来,开始新一天的努力工作。

为了自己的学费。

末依依不知道的是,李婶昨晚一夜未眠,她在洗手间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李婶,你的眼睛怎么了?末依依看着李婶红肿的眼睛,关心的问道。

昨天晚上有蚊子,叮的。李婶推开了末依依,不让她再看自己的样子,快收拾,一会儿夫人和少爷还要吃早餐呢。

末依依原本还想要追根究底,可是时间不允许,她只能暂时放下好奇,开始了努力的工作。

今天的她要比前几天更加的卖力。

最开始的时候,几乎事情都是李婶一个人在做,然后末依依在一旁看着,现在的她,已经可以提李婶分担一大部分的事情了。

李婶因为她的存在,也轻松了很多。

以前的时候,要到7点半左右,所有的事物才会准备好,现在因为末依依的到来,已经可以在7点就准备完成了。

早上,夫人下楼,末依依迅速的躲在了其他不被夫人发现的地方,她不会再让南宫商的母亲看到自己,既然她讨厌自己,那自己只要减少出现在她面前的次数应该就可以了吧。

南宫商下楼了,他环顾四周,然后才坐下来开始吃饭,吃饭的过程中,他也一直在左顾右盼。

商儿,你怎么了?南宫商的母亲看着南宫商的样子,心里有了一点儿谱,她知道南宫商在找什么,毕竟这是她亲生的儿子。

没事啊,脖子昨晚睡觉的时候落枕了,我转转。听到母亲这么问,南宫商赶紧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

南宫商的母亲也不是那种非要刨根问底的人,既然儿子有意把这件事情掩盖过去,自己何不做个人情,顺水推舟,不再追问。

那你可以要多转转。南宫商的母亲夹了一块牛肉放到了南宫商的碗里。

多吃点儿,补钙,这样就不会再落枕了。母亲温柔的声音在南宫商听来就像是家常便饭一般。

躲在一旁的末依依看着南宫商母子亲昵的样子,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与自己,从来就没有在一起吃过一顿饭,那就更不用说温柔的话语了。

末依依叹了一口气。

吃过饭之后,南宫商的母亲上了楼。

南宫商继续留在了一楼。他开始在一楼大厅做着一些类似于健身的动作。

末依依看到南宫商的母亲上楼了,这才从暗处走出来,帮助李婶一起收拾东西。

我还以为你走了呢。南宫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末依依身后,吓了末依依一大跳。

没事吧。南宫商扶住了差点儿被吓倒的末依依。

嗯。末依依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收拾东西,不理会南宫商。

下午还继续当我的模特吧。南宫商看着末依依认真收拾的样子说道。

我拒绝。末依依连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南宫商。

明明昨天还玩的很好的两个人,为何今天就突然变脸了。

南宫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招惹了她。

是我做错了什么嘛?南宫商装扮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是你家的佣人,不是你的御用模特,我需要靠自己的努力赚的工资,我要养活我自己。末依依还是第一次这么冷脸的对南宫商说话。

她端着盆子离开了,留下了南宫商一个人在那里凌乱。


爱情鸟(书号:2461)

由于版权限制,PC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