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版权限制,本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微信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 20951 获取正版章节。

上方白云往一路游走,下方弟子高论不断。最惹眼还是擂台上的杜域,衣裳往一边拉扯紧贴肌肤。

“剩下就只有你了。”杜域手往高台指去,直接叫板陈直。

“哗哗!”

“杜域要挑战陈直,杜域他疯了吗?”

这样的议论逐渐淡出去,单看上一次杜域对战狄龙,大家对杜域看法发生了转变。

“或许杜域利用他三下流手段能打败陈直也不一定的?哈哈!”

道长给陈直挑了下眉头,“怎样?杜域叫板你,你是应对了还是?”

“道长这还用说吗?”陈直撑着桌椅起身,侧目盯着道长,“我知道你偏爱杜域,我就当着你面前把杜域打败。你看好了。”

“道长我看着。”

“哼!”

陈直一个跃步蜻蜓点水右脚点在擂台,“我可不是狄龙,把你那些手段收起来。对我使用,根本就没有用处。”

“陈直你!”

当众被羞辱狄龙满脸羞红,在弟子搀扶下才把身体给站住。

“一普道院最最年轻两大导师比拼,一普道院这一届出现的人才还不少。不知道是暴躁的陈直获胜了,还是狡猾的杜域获胜了?”

三普道长捋着胡子呵呵不停,目光停放杜域身上。这孩子一路上饱受羞辱,是继续受到羞辱了还是改变这样局面了。一切的造化,都要看他现在的比赛。

杜域右手一抛,锦色坤带甩给弟子。轰然引起下方一阵争夺,陈直扫看一眼。

“把坤带都扔了,你就那么有把握你可以战胜我?”

杜域道,“同样的伎俩使用两次,你认为会获胜吗?”

“错!”陈直大喝着,“无论你使用什么样的伎俩,结果都是一样,大导师位置只能由我来做。”

脚下踏出一步,裂痕重重在后,陈直忽地不可见。

“人了?”

杜域四处寻找之际,腹部挨上一拳。“杜域就你还要跟我比拼,你还真的看得起自己。”电光火石间,杜域与陈直对视。

“啊!”

杜域皮球在地上滚落,“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杜域快要落下来。”弟子急忙逃开,陈直不忍看见杜域摔落擂台别过身不去看。

“我就不明白,狄龙怎会输给你的。”

“那你又认为你能战胜我吗?”

陈直扭头,杜域手脚并用攀在擂台边缘,刚才并未完全把杜域甩出擂台。

“垂死挣扎吗你这是?”陈直呵呵道。

“这词好,可惜我不爱听。”

“啊!”

咬上嘴唇,杜域发狠把自身甩上擂台。“大家都是导师,你需要那么狠吗?下手太重了!”揉着发痛的腹部,杜域大骂起来。

“你人真吵,我最受不了就是大吵大闹,尤其是你这种人。”

杜域斜视陈直靠近,手摸入怀不紧不慢送一颗药丸嘴边。

“杜域下去吧。”

“碰”,地上露出一个大坑,一弟子惊叫,“陈直导师打空了,杜域他竟然逃开了?”

“陈直你眼睛看哪里,我在这里。”

陈直猛然回头,杜域两臂环在胸前,脚尖点起来俯视不远处陈直。

“以为逃开一次,你就认为你还有第二次的机会吗?”

陈直直逼杜域,“碰!”又是一拳,拳头落在手掌处。

“我眼睛瞎了吗?杜域居然拦下陈直导师的拳头?”

谁见了谁都不敢相信,老成持重的道长禁不住站起身看个究竟,郭娘惊叹道,“杜域导师筋脉好了?”

“好玩吗?”杜域肩膀一送,陈直倒退几步。

“你的筋脉修复好了?”

“才没有了,筋脉那么容易修复,我一早就打烂你的嘴巴。”杜域冷笑着。

几个月前,专心攻读书籍的杜域如常翻阅书籍,拉动的食指忽地停顿下。

“暂灵丹,专治筋脉皆断者无法修为所用。”

杜域眉头喜梢,“这说的不就是我吗?我不就是筋脉皆断者吗?”

“服用者,一炷香时辰内可自由运转真气流淌,让断筋者重获腾云驾雾般功效。用后,使用者肺腑震痛,宛如骨肉分离之剧痛。不少使用者,因无法忍耐这般剧痛而身亡。暂灵丹,慎用慎用!”

郭娘打气道,“杜域导师加油,你是最出色的导师,绝对不能输。”

“他是最出色的,我才是!”

陈直甩出右拳,杜域脚下功夫十分了得,几下交叠步子就绕到陈直身后。右掌往前平切去,陈直蓦然栽在地。

杜域平日无事躲在藏书阁阅书,藏书阁算的上是一普道院一绝。里头所收揽书籍各式各样,医书技法书应有竟有,到头来就得益杜域这人。

“还万万想不到,平日看人气息流淌方位,能使用在战斗上。”杜域自我拍打着手掌,还是忍不住哈哈笑了几声。

“杜域少得意,不是我大意你那里是我的对手!”

陈直连续轰出几拳,光听拳速就知多骇人。杜域在撤退双手不忘左右推开凶猛暴拳,在后退中杜域脚步半点为乱,相反是进攻这边的陈直因急于把杜域打倒在地。

一个反手就露出了破绽,杜域顺势一推,右肩头撞上陈直。

“吃我最犀利的一记,闪破拳!”

杜域瞬间转守为攻两步就追上踉跄后退陈直,忽地,闪光一跃,“这光芒?”陈直手挡住眼前,杜域弓步出拳。

就出手一拳,陈直飞出比武台。

“咳!”

陈直朝一边吐出鲜血,众弟子迅速围上去询问情况。

“最后的胜利者是我,有人不服的吗?”

杜域推出食指在上空,把下方一切都扫视了一番。杜域身手不凡,一出手就让陈直战败,如此惊人的战斗力他人哪里敢说半句不是。

“杜域导师!”

郭娘一步跃上擂台,一把抱住杜域哭泣道,“杜域导师你赢了?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发梦了。”

“哎,注意一点形象好不好?我可是你的导师,能随便抱着导师的吗?”

此话一出,郭娘深知出了洋相,她擦着脸颊残留泪水。

“岂有此理,我怎么会输给杜域,不会的。”

陈直从弟子手上躲过一把利剑,“杜域今天有你就没有我,我绝对不会败在你手上的!”杜域看的十分清楚,一把拉开郭娘。

两手合上利剑,一发力,剑身朝一边扭曲。

剑折成两段,陈直见一招不成立即使用上另外一招,一掌打了过去。两掌相互对碰,陈直身负伤势,拼掌力还是不是杜域对手。

“这怎么可能!”

陈直往后倒在地上,杜域也好不了哪里去,单膝跪下胸口一阵闷热。“吐”,杜域吐出一口鲜血,郭娘紧张道,“杜域导师你吐血?怎么了?”

“没事,不用过于紧张!”

杜域抬手减少郭娘的惊慌,郭娘皱眉道,“都吐血了?怎么会没事了。”

“休息会儿就好。”

杜域就地坐下,一黑影挡住陈直头顶日头,陈直不明其然。

“陈直亏你还是一名导师,败了之后还有偷袭杜域导师。你真是有辱导师这个头衔,一普道院有你这样的导师,真是一普道院耻辱!”郭娘正色言辞评论陈直,高高在上的陈直怎可受得了郭娘这番训斥。

陈直起身提拳对向郭娘,郭娘昂起头嚷道,“打啊,我有说错了吗?”

“真是看走眼了,想不到陈直导师是这样人,输了比赛还有这样。”

“幸亏当初我不是投在他门下,不然可就遭殃了,有怎样导师就有怎样弟子。”

下凡议论声顿然奏起,陈直丢开郭娘不顾,转而对下方弟子怒斥一通。

“你们是谁?你们有资格评论我吗?”陈直叫骂。

同样是战败者,狄龙对胜负看待淡了不少,“陈直输了就是输了,一次交手中,你不但败给杜域一次,你是败给他两次。难道你还想要输给杜域三次吗?”

陈直吼道,“你胡说,你胡说,我还没有输。”

“你输了!”罗帆摇头道,“陈直你真难看,你认为大声说话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吗?事实你是输给了杜域。”

陈直环视下方一周,众人都是用怪异目光看着他。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会输的。”

“我绝对不会输的。”

陈直一回头,挨上道长扇来的耳光。

道长嚷道,“陈直闹够了,胜负早就分了出来,是你自己不承认而已。”

道长一个耳光,打散陈直梳理整齐头发,蓬头散发的陈直看着下方众人,怒视杜域一眼跳开。

“在场的还有导师想要挑战杜域的吗?”

道长走前几步,张开右臂询问曾经战败导师,一个个都垂下头。

罗帆纵然心里不爽,可他还是坦诚接受道,“杜域那家伙恢复了筋脉,害的我们一路以为他筋脉皆断。他城府太深了,我不是他的对手。”

狄龙摇头道,“看他战斗节奏,比不来。”

连最为骄傲的龚行都用点头默认杜域获胜,道长最后看向陈直,“那你了?”

“哼,这样的比武根本就是没意思。”

陈直转过身粗鲁推开身边弟子,“让开,别挡住我道路,看见你们就烦。”

陈直用离开说明服了,询问众导师后,道长拉着杜域起身并让他的手高举起来。

“道长我宣布,这一届选出大导师是杜域!”

算不上是雷鸣掌声,起码已经有人给到掌声是发自内心的。

道长悄声道,“暂灵丹可不许乱用,乱来只会害死你自己。继续胡来,哪怕碰上成色也难以救活你。”

“我事情我自己清楚。”

杜域吃力跳下擂台,呼喊着,“郭娘我们走吧!”

“杜域导师我这就来!”

紧随其后的郭娘跟着跳下比武台,前头尽是弟子,杜域谦和道,“能让一让给我过去吗?”

这次效果完全不同,弟子主动给杜域让开一条宽敞通道,走在上面杜域不是受到来自弟子赞美声。

郭娘小跑上去,并肩杜域笑道,“杜域导师你说的很对,尊重是要自己争取回来的。现在你已经把你丢去的尊严给拿回来了。”

杜域笑而不语,郭娘哈哈道,“杜域导师筋脉修好了,今后不能叫杜域导师了,要叫杜域大导师。”

杜域道,“你猜猜!”

郭娘糊涂道,“猜什么了?”

高台上道长凝望杜域背影,“假若筋脉未断,他造诣不知去到哪一种程度。耽搁多年无法使用真气,一旦触碰真气,他熟悉程度一点都不逊色任何人。”

“如此有天赋š


武天焚魔(书号:20951)

由于版权限制,PC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