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版权限制,本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微信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 20951 获取正版章节。

“还来吗?”

杜域没有清醒过来,黑雾再度袭来。刚才那一击打,就让杜域身上酸痛异常。本能驱使起身逃跑,膝盖一软,他就栽倒地上。

“别啊!”

黑旋风淹没杜域身体,狂风贴面下杜域两臂死死固定在墙壁无法动弹,他吃力挪动身体在强悍不讲理黑旋风前根本就没有他反抗的能力。

力度慢慢消失,最终杜域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结束了吗?一切都结束了吗?”

杜域浑身都感觉自己轻飘飘的,“眼皮很重,眼皮真的很重。”他努力想睁开眼睛,无奈身躯太重了,仿佛这具身躯就不是他本人一般。

“小鬼追老夫啊,追啊,你干嘛不追老夫了?”

杜域骂道,“追你,我自己都动不了身体,我怎么追你了?”

“上一个叫成色的人,他也是追老夫的。他很拼命追老夫的,你也来追老夫了?”

凌霄阁梦境中碰到老人,一味让杜域追赶,这点让杜域思考许久都无从得知。

“武力是什么?”

“武力对你这小鬼究竟是什么?”

“你很烦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武力对于我来说,武力就是一种工具,是一种帮助我完成使命的工具。”悬浮中的杜域,两手似乎被看不见线条束缚上,他十分吃力才把拳头握紧。“不能输的,我绝对不能输的。”

“啊,我不能输的,我不能再这里就倒下去的。”

一声怒吼,他浑身被黑雾托举起身,他努力张大手脚。忽地,在黑雾映照下,他浑身筋脉凸显出来。鲜明对比可以看出,杜域筋脉很多处都有折断。正是这些折断,让杜域无法使用武力缘故。

“跑,我这就跑给你看。”

杜域骤然睁开双眼,手捏了一把裹住浑身的黑雾,发狠吞下黑雾。吞下的黑雾让杜域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一般,他无比凄厉惨叫着。

“我不要输,我还有爷爷交付给我的使命,我才不会那么容易被击倒。”

微闭的双眼再次睁开瞬间,瞳孔弹射出红色光芒。服下黑雾被红色光束推着技术溜走,眨眼功夫,黑雾就绕着筋脉走了不下十次。奇怪是,原本折断地方居然奇迹般愈合。随着黑雾溜走次数增加,杜域浑身筋脉愈合程度愉快。

“啊!”

杜域蜷缩两臂猛然打开,裹住的黑雾顷刻吹散。凸显出来的筋脉清晰可见,从头顶到脚位置,一点顺着滑下去畅通非常。

停滞半空杜域缓缓降落地上,脚踩在地上瞬间,筋脉光芒消退进去。

“我的筋脉修复完成了?”

杜域不敢置信望着自己双手,随便推出一掌,带出丝丝劲道。虽说打出去力道不强,起码他筋脉修复完成。

“我明白了,我终于都明白了。凌霄阁里头,老人让我一直追逐的用意,那些奔跑路线就是筋脉所在位置。让我追逐,就是让我清晰认识筋脉。”

“成色前辈筋脉也是利用他力,一鼓作气进行修复完成!唯有对筋脉布局十分了然,方可进行自我修复。”

意外把筋脉修复过来,杜域几乎快要疯了过来。

轰隆,头顶再度落下黑色的旋风,此刻的杜域看见后淡定一笑。

“之前怕你是因为我筋脉折断,现在你认为我还需要害怕你吗?”

杜域连续对黑旋风击打击掌,可惜他的武力太不起眼,给到黑旋风杀伤力少之又少。“这次就让你一下。”杜域转身就逃跑,旋风在他后面穷追不舍。

修复筋脉杜域,早些年就有修炼的经验,时隔多年再度使用驱动筋脉残留的真气战斗,可以说是得心应手。

在黑旋风缠绕下,杜域灵活就像一只猴子,躲闪自如。

连续翻转几个跟斗,他落地,“虽说我不能打败你,可你认为你可以把我捉住吗?”

“可恶,不可饶恕的,绝对不能饶恕。”

俯冲而下旋风碾碎一切地板,狂风吹开杜域。瓦解而开旋风弹射出余波,把杜域推翻在地。

“嘲笑本王不能打败你,你嘲笑本王。”

旋风化作做人形,脑后修长的头发直过了腰间,上半身赤裸,手上拖着一把长剑。面对那人,杜域狐疑问道,“请问前辈是什么人?”

“闭嘴,敢嘲笑本王不可打败你,本王这就打败给你看看。”

抬高左腿,拉动的长剑发出咯吱声响。电光速度,长剑划过杜域头顶,不是杜域眼疾蹲下神,恐怕他的头颅早就搬家不可。

“前辈,前辈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了?我看我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聊聊天,可以吗?”

“前辈别冲动啊,你可是要知道,冲动是魔鬼的。那是一只十分恐怖的魔鬼啊,不要乱来啊。”

杜域不停用言语来劝说对方,对方那里肯听从,一句不合就是抽动长剑。两臂装上剑身,那凌厉的剑气还是直接把杜域给推开。

细痕拉过,杜域人就跌撞墙壁。耸动瓦块落下,杜域无力跪在地上。垂下的额头,嘴角断断续续滴落鲜血。

“你就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别等我力量提升上去,我一旦把力量提升上去,我一定会让你好受的。”

在对方面前,杜域宛如一直蝼蚁,不要说过反击力量没有哪怕是连抵抗力量都不见。

“嘲笑本王不可杀死你,本王这就立马杀死你不可。”

拖着长剑,寒光打在杜域脸上,那是一种死亡味道。

杜域自嘲着,“刚恢复了筋脉,还以为刚开始了,想不到这就结束。”

“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了。”

杜域卯足劲,怒吼一声往前打出最猛一拳。那人就推出左掌,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把杜域自认为十分猛烈的攻击给拦截下来。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的?”

“啊!”

杜域被捏住脖子并抬升,窒息瞬息降落杜域身上,脱离了空气杜域脸色都变得十分苍白。

“就你还想要反抗吗?弱到不能再弱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说反抗。”

男子狰狞一下,“这就送你下地狱。”

“叮当!”从杜域身上滚落红色宝石,男子扔开杜域,俯身观看宝石。

“咳咳!”杜域摸着勒出红线脖子,大力呼吸着。

“娘亲,这不是我娘亲的随身宝石吗?”男子脸颊不出声留着泪水,右手紧握住宝石,“娘亲,这的确是我娘亲的宝石。”

“你快说,是你谋取我娘亲宝石的对不对?”男子提着长剑就找杜域算账,长剑抵触杜域眼前,只要男子往前一步,杜域立即毙命。

“快说,你杀害了本王娘亲是不是?”

缓过气后,杜域嚷道,“你这人十分奇怪了,怎么动不动就说别人杀害你娘亲的?有你这样诅咒你娘亲的吗?”

“少给本王兜圈子,赶紧交代这宝石你从何而来的。”

“是我在前往凌乱山林路上,一位好心老前辈怕我在山林会迷路,所以把这宝石赠送给我的。”

男子浑身打量杜域一番,看不出杜域有什么过人之处,尤其是他武力十分弱。

男子不信道,“不可能的,我娘亲绝对不可能给你的。肯定是你偷来的。”

杜域把事情经过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并简单描述自己所碰到的老太。男子听后一个劲点头道,“没错了,这就是我的娘亲了,这就是我的娘亲了。”

“娘亲还活着,我娘亲还活着。”

手上长剑丢下,男子十分疼惜捧着宝石,一个劲说着庆幸。

杜域这才查看眼前这男子,从男子持剑进攻的套路来看,杜域试探性问道,“前辈是否就是凌乱山林的主人,庄风,庄前辈了?”

“庄风早就在十几年前死了!大陆上根本就不会再存在庄风这人。”

杜域自语道,“古书记载,庄风前辈跟南域的姚天那场战斗,足足打斗了两天两夜。最后还是庄风前辈技胜一筹,凭借一招空穴来风堂堂正正击败姚天。”

“堂堂正正?哈哈,这四个字还真的讽刺了。”男子骂道,“姚天根本就是一个无耻之徒,输了比试表面装作毫无事情,事后确实派遣追兵击杀你。”

“堂堂正正,他还能算是堂堂正正的吗?”

听后,杜域更加笃定眼前这人就是在大陆失踪多年的庄风。

庄风一拳打在地上,地板砖裂开从拳头蔓延开。亲眼目睹庄风传说中实力,身为晚辈的杜域赞叹不已。

他早就在古书籍阅读大量有关庄风故事,他也知道凌乱山林就是庄风所创办的。他正是接住这个机会前往凌乱山林,真是碰碰运气是否能碰到庄风,还真的让他给碰到。

“庄前辈你的风凌剑法,晚辈早就听闻了,今日能见到真是晚辈的福气。”

说罢,杜域冲庄风不停磕头致敬着。

“风凌剑法早就没入尘土了,就你这小小的年龄,你怎么会得知风凌剑法?”庄风好奇问着。

提起庄风,杜域眉飞色舞着。

“何止是风凌剑法了,庄风前辈的风凌脚步,还有庄风前辈的左手剑法这些,晚辈都是知道的。”杜域谈到高兴处,也忘记自己的害怕,凑近庄风嘻嘻道,“庄前辈,你是我的偶像的。每次听说到你的故事,晚辈就会惊动不已的。你简直就是一个大英雄,一个完全不依靠家族背景,全凭自己努力成就威名的。”

杜域竖起了大拇指,最后赞叹道,“英雄二字,与您相当匹配。”

“哈哈!”

庄风昂起头狂笑几声,“想不到我庄风的名号,也会有人记住,还是这么一个小鬼。”

“庄风前辈,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可以吗?”

“问吧!”

正高兴中的庄风,无论杜域问什么他都十分兴奋着。

“庄风前辈你怎么会变成一团黑雾的?”

庄风一手拍打杜域额头,“你这小鬼,懂不懂武力的?本王修炼最高境界,乃是化雾状态。脱离尘俗,化雾飞升,逍遥于苍穹之外。此乃最高境界。”

杜域摸着后脑勺,尴尬非常道,“前辈你也是清楚的,晚辈筋脉才是刚才修复过来的。”

“你自我进行修复筋脉?”

庄风大惊,回想刚才那一幕,杜域吞噬他的黑雾从而进行修复筋脉。庄风再看眼前这小子,庄风突然大笑起来。

“有意思,的确是很有意思了,你这小子太有意思了。”

“能自我修复筋脉者,数成色之外,还有一人,那就是你了小子。”

兴奋时,庄风老爱动手打杜域脑袋,庄风出手不分轻重几下拍打杜域晕晕乎乎的。看在庄风是一个性情中人份上,杜域也就没有计较那么多。

“这宝石你送给前辈我了。”

庄风做出要收下的姿态,杜域显出了难色。

庄风喝道,“怎么了?你不愿意吗?这是前辈我娘亲的物品,难道送给前辈不行吗?”

从话语中,庄风没用刻意用本王二字,这样的交谈下去杜域内心是十分舒服的。看轮到宝石送给庄风,杜域还是有点不舍得。

“送给前辈不是不可以,但是能让我用宝石找到我的同伴之后,再送给前辈可以吗?”

庄风摆手道,“没事的,你的同伴安全的很,前辈指条路,你自然可以找到她的。”

“如此一来,宝石就归前辈了。”


武天焚魔(书号:20951)

由于版权限制,PC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