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替身:女奴的冷夫 第10章 那是她的家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马车在徐徐的前行着,即便隔着帘子,那街上往来的人声依旧能传进来,但苏诺恍若未闻。

回家?苏诺只是觉得心底弥漫着一种无力感,那里,真的是她的家吗?

马车停了下来,车夫恭敬的在外面道:“王爷,到了。”

北辰寒也没应声,放开怀里的苏诺,便起身离开了。苏诺微微一滞,那身上被围绕着的温暖转瞬即逝的感觉竟有些冷,苏诺收起思绪,赶忙也跟着下车。

明晃晃的光线照落下来,苏诺站在那里,那苍劲有力的将军府三个字直直进入眼帘,苏诺的身体轻轻的晃动了一下。

“诺儿过来。”北辰寒不轻不重的说到。

逆光下站着的男人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甚至是连撇也未曾撇过苏诺。那是她此生唯一的父亲。苏诺只觉得自己的双脚从来没有那么沉重过,艰难的来到北辰寒的身边,视线惶恐的与男人对视,蓦然发现,曾经那个豪情战场的大将军已经时过境迁,两鬓已经是花白,原本刀刃似的脸也刻满了沧桑,唯一似曾相识的只剩下那一双眼眸,依旧是没私心的大义凛然,尤其是看着她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温情。

“父亲。”苏诺垂下头,颤着声音轻喊道。

苏清海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淡漠的应一声,便没有其他了。

苏诺就那么跟在北辰寒的身后,原本就纤瘦的身体可怜兮兮的缩在一起,一双眼眸里有着恐慌和明显的不安。

是啊,不管多少年,在她面对这个是她父亲的男人的时候,心是在颤抖的。

那些年的春夏秋冬,她的娘亲总会牵着她的小手,每时每刻的期盼着这个男人的到来。可她娘只是个卑微的婢女,而她,是这个男人醉酒后跟她娘错误的结果。无论如何,再奢望,也不可能期盼到,哪怕一次。后来,她娘终于在她五岁的时候病死了,独自被扔在偏僻木屋的她更不可能能看见这个男人。

苏诺想要偷偷的去瞧就在眼前的男人,可在看见衣袍的瞬间,终究还是低下头去。

她没有资格的,不管在这个男人眼里,还是在别人的眼里,苏家的千金从来都是苏夫人生的苏颜,她的姐姐。

她,只是个卑贱的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眼眸落在地上,瞧着自己的鞋子,苏诺轻轻的笑。

北辰寒和苏清海说了几句,忽然,北辰寒道:“本王想去看看颜儿的房间。”

苏清海一滞,眼眸里闪现过忧伤,道:“当然可以。”便往苏颜的住处走去。

苏颜的住处并不是很大,而且经过这么些年,也带上了些陈旧的味道,苏红的檐角有些刺眼,但还是能看出,这里是相当精致的,也能想象出,当年住在这里的女子也是一个相当优雅美丽的。

苏诺的眸子垂得越发低。

这个住处在当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偷窥过多少次。娘亲在的时候是从来不允许她出那个偏僻潮湿的小木屋的,因为苏夫人清清楚楚的告诉过娘,只要出了这个地,就马上滚出将军府,娘亲为了留在这里,从来不曾出过那个荒废的院子。

只是后来娘亲死后,她就偷偷的跑出来瞧,她就像一只独具的小野兽,偷窥着别人的温暖,是的,是那样的温暖,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只是有时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眼泪就那么掉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哭,是因为姐姐有好看的衣裳可以穿还是有好吃的东西可以吃……她不知道。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天蓦然回首,她终于知道当年她想要的什么,只是,那永远也不会是她的。

她还是明白的。

苏诺想对自己笑一笑的,但嘴角还没有上扬,就有一股突如其来的力将她整个撞到在地上。

“啊……”下意识的喊出声音。
=======================
由于版权限制,这里无法为您提供所有章节,如果您喜欢这本小说,请微信扫码或搜索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17415,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