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木哥哥,不对劲。”傲白鳞突然拉着罗木停下。罗木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看着傲白鳞道:“有什么不对劲?这条路我走了几年了。”嘴上这么说,但罗木看傲白鳞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还是停下了脚步。

傲白鳞皱眉道:“有血腥味,很浓的血腥味,好像有人被杀,而且不止一两人。”

只见她一掐法诀,一股无形的波动散开,突然她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罗木见状忙问道:“鳞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傲白鳞缓了缓心情说道:“木哥哥,答应我,无论你看到什么你都要冷静好吗?”

“到底出什么事了?”

听到傲白鳞这么说,罗木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希望那种预感只是一种错觉,是傲白鳞这美女蛇的恶作剧。傲白鳞没有说话直接拉着罗木的手飞向了罗家庄。

傲白鳞带着罗木飞向了罗家庄,数个呼吸后就到了罗家庄庄门口。此时正是太阳刚刚升起,罗木站在门口,演武场没有了往日‘哟呵’声,也没有了孩童的嬉笑声。静,非常静,静得可怕,静到罗木浑身都在颤抖。

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和庄内凌乱躺着的尸体让罗木双手不停地颤抖,双眼发红:“爹,娘,妹妹…”。

地上足足有二十七八具尸体,罗木查看了地上的尸体,并没有父母和妹妹的不由松了口气,但看到自己族人自己长辈伙伴死了这么多人,不由心里一痛“是谁?谁干的?”自己族人都是以打猎为生,平时也没接触外界什么人。不可能的罪什么大人物,一般的想势力根本不敢袭击全民练武的四大家族的任何家族。

整个茅坪山所有的村庄唯一接触的外界城市里,就是用兽皮或者兽肉换取生活用品。来不及多想,罗木飞奔向自己的家,傲白鳞默默跟着。

来到家门前,看到完好的家大门罗木松了口气,既然家大门完好那么爹和娘他们很可能没事。

来到这个世界,母亲汪萍对自己从小就非常疼爱,有了两个妹妹后也没减少过那份爱半分,所有人都因为罗木练武不抱任何希望甚至将他遗忘时,只有母亲汪萍对他一如既往鼓励他。

想到这些罗木不由又想起了前世的父母,前世出生在贫困山区,母亲背着自己还要在地里干活,当自己能帮母亲干农活时,母亲总怕自己累着,宁愿她自己辛苦点也要罗木少做点。

罗木颤抖着双手,没有勇气去推开门,因为他害怕,害怕推开大门后看了父母倒在血泊中场景,他害怕自己的妹妹罗冰罗雪被人杀死了的惨状。罗木心里默默的祈祷,祈祷家人都平安无事。

见罗木站在那里没有动,知道罗木想法的傲白鳞开口道:“放心吧,里面没有人。”

罗木看了看傲白鳞“没有人?”傲白鳞点了点头道。罗木灵力释放,发现屋里空荡荡的,确实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尸体。深深地吸了口气,一颗心暂时放了下来。感激地对傲白鳞道:“谢谢。”

傲白鳞勉强笑了笑,没说话。罗木如今已是修真者,虽然在聚灵初期境界,但是站在屋外探查屋内的凡人还是能做到的,之所以傲白鳞提醒才知道,那也是关心则乱,罗木心里已经乱了。确定了屋里没有人,罗木立即施展灵力整个庄里探查。“走,那边”傲白鳞拉着罗木一个闪身来到一栋木楼前。

此木楼比罗家庄其他木楼搞了两层,足有五层高,在整个茅坪山也属于最高建筑了。木楼大门紧闭,门上写着“罗氏宗族”四个大字,是罗家族长一家的住所。推开大门罗木走了进去,宽敞的庭院里,并排躺着五具尸体,显然是死后被人挪动过,尸体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干,很显然这几人死去还没有多久。

“平安伯…大伯…二伯…”其中三具尸体,正是族长罗长龙的儿子罗平安,罗一怀和罗二怀,看着尸体罗木流下了泪,尤其罗二怀,罗木从小就跟着二伯识文断字,可以说罗木的知识大半是罗二怀教的,在心里罗二怀和罗四怀像父亲一样重要,一个教识文断字,一个教武艺棍法。“木哥哥…”傲白鳞拍了拍罗木的肩膀。

罗木站了起来罗木点了点头“我感应到我爹我娘在里面。”

擦了擦眼睛,罗木走进了客厅,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顺着感应罗木来到客厅后面走廊,感应就在附近,但是没有人。傲白鳞指了指走廊旁的假山。“爹,娘,你们在这里吗?”

假山的密室里,坐着十余人,一个面容清瘦,模样和罗木有七八分像的男子,靠在汪萍的怀里,正是罗三怀,此时他面容苍白,胳膊只剩下了一条,不停地咳嗽着,罗冰罗雪两姐妹卷缩在一旁。旁边靠着墙喘着粗气的罗四怀,罗松坐在旁边,眼神迷离。

“三哥,木儿没了,你可不能也丢下我们啊”汪萍流着泪。六天前儿子跟着猎人队去打猎再也没回,让汪萍整个人差点崩溃,而昨晚整个村子被一伙非常厉害的强盗闯入,杀死无数族人,村里武功最厉害的三个人掩护大家一死两重伤,等到那伙强盗退去后他们回到庄里的遍地尸体,找到罗三怀和罗四怀时他们已经昏迷过去,而罗平安却无气息,丈夫罗三怀更是奄奄一息。

当他们正在收拾尸体时,村庄大门被推开,犹如惊弓之鸟的他们被李婉带到了宗族供奉历代族长和杰出天才的牌位的密室躲藏。密室有一颗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圆形球体,球体上有十几处画面,用手指点下一个画面就会放大。这就是两万年前炼金大师秦丘炼制的“灵犀球”,炼制这灵犀球主要材料就是妖族雾星海的一种叫黑雾双角妖犀头上的角和眼睛,而黑雾双角妖犀在万里外就能预知危险又擅长水遁之术,最主要的是它遇到危险看到听到的可以通过头上的角同步传输到万里范围的同族,极难扑捉。

据说秦丘大师用了万年时间也只扑捉到一只黑雾双角妖犀炼制了十副灵犀球,当时整个修真界为了得到这灵犀球兴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现在如果让修真界知道了这里有一副灵犀珠的话,他们也会大大出手,因为对于大宗门来说传递信息同步的宝物可比一件神器更有价值。

“对方只有两个人,直接向我们这边过来了…不好…他们发现我们了……”正在紧张监视着楼里一切的李婉说到,顿时让整个密室的人心提了起来。“嫂子一会儿冲出去你带着三哥小冰小雪他们先走,我抵挡片刻就来,松儿你也和伯妈他们一起走。”

奄奄一息的罗三怀想要坐起来却没有力气,开口刚要说什么,突然李婉惊喜说道:“是小木,是小木”她说的小木大家都知道,整个茅坪山只有一个人有这么土的名字,那就是罗木。“

木儿”罗三怀仿佛回光返照,坐了起来,但是他确实撑不住又躺在了汪萍的怀里。汪萍也盯着李婉“婉妹,你说的是真的?”要不是她抱着罗三怀估计就冲过去自己看了。“真的是哥,哥没死,娘,爹。”跑到灵犀球旁的罗冰姐妹两对罗三怀喊到。

密室打开一个青色长袍,消瘦青年,脸上挂满了焦急之色,身旁站着一个白色长裙,个子矮半个头的女孩。“哥…哥…”两个小丫头跑了出来抱着罗木哭了起来。“爹,娘…”罗木看到了躺在母亲怀里的罗三怀,拍了拍两个妹妹的头,然后急匆匆走到罗三怀面前蹲下“爹,你怎么样了,是谁伤的你?”看着罗三怀剩一的一只手罗木心不由的一痛,伸手我住罗三怀的手,一股灵力从罗三怀手臂传入全身。

罗三怀面色顿见好转,但罗三怀的伤势太重了,罗木聚灵期初期的修为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罗木又走到罗三怀身前同样一股灵力输入到其体内“四叔”罗四怀感觉伤势好了许多。

“木哥”罗松的眼神明亮了许多,但眼中任然又泪花,罗木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慰。密室里除了李婉外还有八位族内长辈或多或少都受了些许伤,罗木一一都查看一番。罗四怀感觉到那股进入体内的灵力开口道:“木儿,你的内力何时修炼难如此精纯境界”、

“爹,娘,各位长辈,我们先出去。”罗木有许多事要问,这次族内发生这么大的事,一定要搞清楚。罗木背着父亲,罗松也背着罗四怀出了密室,来到族长家呢一个卧室,罗木把父亲罗三怀放在床上。

虽然有罗木的灵力治疗,但罗三怀伤势太重,气息越来越弱。罗木看着心里焦,汪萍和罗冰罗雪流着泪看着罗三怀。族里的郎中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生死不明,就算郎中在估计也束手无策。“木哥哥,让我看看。”
=======================
由于版权限制,这里无法为您提供所有章节,如果您喜欢这本小说,请微信扫码或搜索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21535,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