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版权限制,本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微信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 16587 获取正版章节。

天亮的时候,当他们相携着走出那老头的屋子时,果然城门已经再度开启了,那紫金铜门完全找不到一点存在过的痕迹,那门所在的方向,依旧是一个空空的门洞,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两人面面相觑,那老头还热心的指了指往东的方向道,“你们沿着这条街一直往东走,那尽头有座紫色的房子,便是紫殿,那里白天都是有人值班的,你们只需去,他便会给你们分配居所的!”

雪鹰点了点头,向那老头告辞道,“多谢老丈昨天的收留,我们告辞了!”

“不用!不用!以后都是邻居了,见面的时间长着呢,不用告辞的!去吧!”老头笑兮兮的摆着手道,似乎很肯定他们以后会永远留在这里一般,一点没把他们当外人!

雪鹰也未再多言,只是先一步的往老头所指的方向走去,影然回头看了一眼那老头,又看了看洞开的城门,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上几步,走到了雪鹰身边,“雪鹰大人,那城门如今开着,我们为什么不现在就试试离开这里?”

“我们是出不去的!”雪鹰脚步未停,口中却还是回答了影然的问题。

“为什么?”不试又怎么知道出不去呢?她们昨天能从那里进来,今天自然可以从那里出去!

“你没见这里的人每个身上都有一个牌子?那估计就是一种通行证之类的东西,我们两人都没有,估计要进可以,要出去就别想,不信,你现在可以回头去城门试试看?”

雪鹰侧头微微锁眉的看着人来人往,一派繁华的街道后道,这些细节之处,可能影然不会太注意,但是他自从发现这里是虚无界后,对这里的一切就都观察的极仔细了!

影然凝目望去,果然是如此,不由泄气了大半,却多少总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停住脚步,“雪鹰大人,您依旧往东去探察紫殿的情况,我去试试城门,也许能出去也不一定,若不行,影然再来与您会合!”

雪鹰本是想反对的,但是回头一看影然的表情很是坚持,也只好点了点头,“你去吧!若不出就不用勉强,我在紫殿门口等你!不管如何,可千万不要与我走失了,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人可以互相照顾!”

言下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这里的其他人都是不一定是可信的,影然一听的话,立即明白过来,“雪鹰大人,您放心吧!情况不对,影然一定不会单独行动的!”

“恩,那我们兵分两路,自己小心!”雪鹰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想着影然好歹也不是一般弱女子,就这一会工夫,料也出不了什么大事,便立即同意了影然的提议,两人各自背过身子,往两个方向而去了。

且说雪鹰一路急走,很快便穿过整条不短的街道,找到了那老头所说的紫色的房子,却见门外老远的地方,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雪鹰一时不知道是在这里排下去,还是直接穿到队伍前面去看看情况,而这个问题,很快就不需要他做决定了,因为本来在排队的众人,一看到他的到来,立即都兴奋了起来,原有的队伍立即散了开来,把他团团围住,一脸热情的看向他,七嘴八舌的开始哄问了起来。

“你就是昨天新到的邻居吧,长得真是俊呢,老身我都几千年没见过一张陌生面孔了呢!”一个年纪不大的中年妇女,却自称‘老身’的第一个开口道。

“可不是,瞧瞧这身段,可不比咱们那无忧公子差呢,真是好俊俏的人品,不过不是听说来的是一对吗?小伙子,怎么就你一个啊?你媳妇呢?”她身边立即拱出一个小个子的美妇人,此刻也正一脸打趣的看着雪鹰问道。

“就是,你不会来这第一天就把你媳妇弄丢了吧!不过这里虽然地方大,人倒是都熟悉,你放心,丢不了,姜老头,快叫你的犬仔出来,去把这小伙子的媳妇给找回来!”

“好勒!犬仔,快去把新客人给领来这里!”一个洪亮的声音大喝一声,顿时雪鹰只觉得一条有着尾巴,以及四条腿的黄色影子,便从面前穿了过去,等它消失在眼前,才勉强看清是一条黄狗,不过那体型早就不能称之为‘仔’了,而那快捷的如同风吹过般的影子,告诉雪鹰,那条狗少说也有上万年道行了,这里果然不愧为虚无界,连条狗都有着如此惊人的道行,如此一来,他和影然想要就此出去的希望不是更渺茫了吗?

“喂,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怎么不说话啊?”

“你们这么围着他,吓都被你们吓死了,哪里还知道该回谁的话啊!散开些!散开些!”

“老于头,你不要危言耸听好不好,我们哪里有吓到他,我们是太热情了,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信你问问他,喂,小伙子,我们吓到你了吗?”

雪鹰看着他们热闹的你来我往,头都有些发疼,反射性的摇头,这简直比菜市场还要热闹,围得他满满的人群,让他别说往前走一步进去紫殿了,就是开口说话,估计也会被淹没在这万语声中。

“你看,老于头,小伙子说我们没吓到他,就你话多!”

“死老太婆,一把年纪了,还犯花痴,你这么问他,鬼都会摇头,他若没被你们吓到,他怎么不回答不说话?而只是呆呆的站在这里呢?”

“什么?你个死老于头,你说谁犯花痴?这里几千年都没来过半个生人了,我们见到新朋友有些激动,你不满意啊,再说了,我们是犯花痴,你一大男人,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不也是为了看小伙子来的?你难道也犯花痴?”

“死老太婆,你说什么?”

雪鹰头疼的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玲珑的美妇人,毫无形象的和站在她面前的英挺俊朗男子在吵架,还一口一个‘死老太婆’和‘死老于头’彼此互相喊叫着,真的让雪鹰很不适应,虽说妖精的年龄和外表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有时候为了让人好区分,妖精们也会变出合适的外表模样,到人前显现。

而到了这里,这种概念完全被颠覆了,因为也许这里面的一只蚂蚁,年纪都要比自己和影然大出去好几倍都不止,更别说在这里不知住了多少年的人了,眼前这两个吵架吵的正欢的人,显然便是这一行中的代表。

而就在雪鹰想得正起劲的时候,原本互瞪中的两人,立即同时瞥向雪鹰,异口同声的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雪鹰!”雪鹰一楞,还是立即回答道。

“这名字取得倒是偷懒,你的种类本就是雪鹰,名字居然也叫这个,真是没创意,谁给你取的啊!”美妇人揉了揉鼻子,似乎对雪鹰的名字很不满意一般。

“死老太婆,你管得倒是宽,人家的名字也招你惹你了?我觉得这名字很不错,与他的模样很配!”才安静不到两秒钟的俊朗男子,又忍不住跳出来说话了。

“老于头,你是诚心跟我杠上了是不是?我怎么无论说什么,你都要拖我的后腿?你可别忘了,今天的值班人是我!”美妇人俏目一瞪,很是生气的模样。

“那又怎么样,雪鹰小子,你明天再来领居所好了,今天住我家里,明天正好我值班,我给你分整个梦城最好的居所住,让你的媳妇也保证一眼就喜欢!”那俊朗的男子立即上前游说雪鹰道,说完这话,还没忘记给了那美妇人一记示威的眼神。

“雪鹰小子,你别听他的,他那人懂得什么是‘最好’啊,他的审美观一向几乎是没有的!一会我亲自带你去看你的新居所,保证你会喜欢!”美妇人一脸鄙夷的看向那俊朗的中年男子。

“我没有审美观?哼!那你还真说对了,我要有审美观,怎么会娶你这个死老太婆做老婆呢?”俊朗男子显然被她这一句话气的不清,立即顺着杆子往上爬的接了一句。

“死老于头,你还真是这辈子就在娶老婆上,有了那么一回审美观,其他无论什么事,你都没有半点审美可谈!”

“这些年我可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脸皮像你这么厚的!雪鹰小子,你看看,都这把鹤发鸡皮的年纪了,居然还敢说她自己美,我呸!你还真是笑话死我了,这里都是熟人,你丢丢人也就算了,别在刚来的小伙子面前继续丢人了!”

“老于头,你不要太过分……”

眼见他们还有继续没完没了的吵下去的趋势,雪鹰心里不由也有些急了,他来这里,可是为了寻求离开这里的办法,而不是听他们吵架的,只是这两人吵的如此热火朝天,居然会是夫妻,倒还真是让他差点跌破下巴!果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不知影然那边情况如何了,再这么拖下去,他的正事什么时候能办啊?

“来了!来了!小伙子的漂亮媳妇来了!”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声,顿时路都让了开来,那美妇人和老于头的吵架也停止了。

影然三分沮丧,七分狼狈的被那只叫‘犬仔’的大黄狗,叼着衣角给拉了过来,见到雪鹰也皱着眉头的苦脸,便知道他这头也不顺利。

“雪鹰大人!”影然急急的上前,犬仔却还叼着她的衣角,结果一个拉扯,影然顿时踉跄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在地,雪鹰几乎立即一个闪身上前,把她的人给抱进了怀里,周围立即冒出一声又一声的哄笑叫好声,把影然羞的更是不肯把头从雪鹰怀里抬起来。

“影然,你没事吧!”雪鹰见她把脸深埋着,以为她弄疼了哪里,不由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雪鹰大人,我试过了,果然如你所想的那样,我出不去!”影然低低的在他怀里道,无论试多少次,都被那无形的光幕一样的东西给挡回来,人虽然没有受伤,却也试到力竭了,果然要留在这里了吗?都是她害了鹰王,想到这个,她就想哭!

雪鹰揽着她,这个结果他预料到了,但是听到影然几乎带着哭音的话语,雪鹰的心里顿时觉得也难受了起来,罢了,一时走不掉便走不掉吧!以后总会有别的办法的,如果注定出不去,身边有她伴着,应该也不会是太坏的感觉,笨拙的抚了抚她的背,“没关系,出不去就不出去吧!这里也挺好的,也许时间久了,我们就真的会喜欢这里也不一定!”

“可是雪鹰大人,我们?”影然抬起不甘心的双眼,雪鹰轻柔的冲着她摇头道,“没有可是了,这是我们目前能做的唯一的选择!”

影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也只有无言的看着他。

雪鹰看向之前和那老于头吵架的小个子美妇人,沉稳中带着温文的道,“今天便是由前辈您值班紫殿吗?”

“啊,是,今天老身我值班,你以后叫我美姨就成,不要叫前辈了,这里没有前辈后辈的,我们这些人都是在跟你开个玩笑,才故意排在外面来着,你们小俩口可别介意啊!”那美妇人一楞之后,立即爽朗大方的笑道。

其他人也含笑着点头,围着他们的圈子也稍稍散开了些,连那个老于头此刻也一派温文的站到了美妇人身边,似乎刚刚和她一起没有形象的吵架是雪鹰看错了一般。

“我们虽然并不想进到这里来,但既然来了,以后还要请各位多多关照,就劳烦美姨给我们安排个居所吧!”雪鹰沉着的道,一手依旧拥着影然的身子,怀里的身子在颤抖,他知道她不是在害怕,只是在自责。

“这样想就对了,大家聚集在这里也是一种求都求不来得缘分嘛,对了,你们对居所有什么要求吗?”美姨听到雪鹰这般说,似乎很满意很欣慰的样子。

雪鹰想了想,看了看蔚蓝的天后,道,“旁的倒也没有,只希望离天近一点!”

“这个倒是可行,正好梦山顶上还有一套居所,因为太高,这些人懒,没人愿意住到那么高的地方去,雪鹰你们要是喜欢,就住那里吧!”美姨稍稍想了一下便做了安排。

“全凭美姨张罗!”雪鹰点头,他也并不喜欢看到其他人,相信影然也是如此,住到山顶正合他们的意。

“只是——”老于头皱了皱眉,“阿美,你难不成忘记了,那是套梦居,非夫妻不能住的!”

“呃?雪鹰,你和这丫头不是一对吗?”美姨似乎此刻才想起问这个问题,之前众人打趣归打趣,不过这涉及原则性的问题,还是要问清楚的。

雪鹰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影然已经骇得从雪鹰的怀里挣扎出来,看向美姨,“不是夫妻不能住哪里吗?”

“梦城的规矩是如此的,不是夫妻,便是要分开住的,当然,这规矩在城里嘛,多少还是有灵活的空间的,好比若是谁与谁相好,不是夫妻,有时却也是可以住在一起的,只是山顶上那套梦居却是正式的居所,只能给夫妻住,若你俩不是夫妻,便是要分开的,雪鹰依旧可以住到山上,丫头我就另外给你安排别的居所,要见面也是容易的!”

美姨话刚说完,影然便已经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了,这地方多待一刻都让她觉得不自在,怎么能和雪鹰大人分开住呢?不行!万一他们是诚心把他们分开,以后要是见不到对方该怎么办呢?

她现在只有雪鹰大人一个人是认识的了,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与他分开,好歹也是自己害他沦落到此的,自己做牛做马也该把他服侍好才是,影然不断的用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不是舍不得和雪鹰分开,只是想要报答他!

雪鹰也没想到这虚无界里竟然还有这规矩,夫妻才能住一起,不是夫妻得分开,而影然这般排斥与他分开,他势必也是不能和影然分开住的,那为今之计,便只有告诉他们,自己和影然是夫妻了,反正不过就是住在一起,暂时说个谎,应当不会有什么的!

“我们自然是要住在一起的,影然虽然还不曾正式嫁给我,但是迟早都会是我雪鹰的妻子,所以美姨,请通融一下,让我们住在一起,何况我一个大男人,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一日三餐,日常起居都已经习惯了影然的照顾,与她分开,决计是会不适应的!”

“这样啊!老于,你看这事怎么处理?”美姨似乎也有些为难的看向老于。

俊朗的男子也皱了皱眉头,“城规倒是没说未婚夫妻不能居住,只是,雪鹰小子,你确定以后你都会娶这丫头做你的妻子吗?这可不是儿戏,你可得仔细考虑过后才能回答我!”

影然拉着雪鹰的衣袖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那眼里怕被分开的眼神,让雪鹰哪里还能考虑,立即半点不迟疑的便点了头,“自然,这婚姻大事哪里能不慎重,我们以后自然是要成婚的!”

“那好,阿美,那便把梦居分给他们住吧!”听了雪鹰的肯定回答,那个被叫做老于头的俊朗男子脸上,立即露出放心的笑容,一口爽快的便道。

“那好吧,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发牌子,一会领了牌子,再带你们去看居所,以后生活中要什么东西,就尽管到城里来采买便是,不用银子,只需凭牌子就可!”美姨立即往前走去,众人见热闹看完了,也纷纷散了开来,走前一个个还热情的朝着雪鹰他们摆手,说着请他们以后去做客之类的话!

雪鹰和影然怀揣着几分惴惴不安的,跟着美姨走进了那紫色的房子,除了房子的外观颜色是紫色之外,里面的布局就和昨天晚上避难的那个老头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便是屋子里没有家具,三面墙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钉子,有些钉子上是空的,而许许多多的钉子上则挂着黑灰色的木牌子,那些木牌的模样,就和雪鹰和影然看到的城里的其他所有身上挂的是一模一样的。

显然这东西便是代表着居所以及自己是城民的身份!

美姨轻轻的双手合什,嘴巴里喃喃的不知在念什么,只看到随着她嘴巴不停的开合,那墙上的那些黑灰色的木牌子也跟着摇动一般,拍打在墙面发出不规律却还算动听的声音。

雪鹰和影然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虽不知她是在念什么,却也多少知道,这里的牌子不是随便就可以拿一块的。

又好一会儿,木牌拍打墙面的声音更急,终于当其中两块从高高的钉子上落下之后,美姨额头的汗珠都冒出来了,张开眼睛,拣起地上掉落的两块牌子,目中惊讶之色也流露出来,“雪鹰小子,你俩造化果真不浅啊,竟然能领到这样的牌子!给,你们两人一人一块,有这牌子,你们整个界内都可去得,并不局限于这梦城之内,居所便在山上,如今已经归在你们名下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看居所!”

雪鹰和影然接过那普通的看不出有什么希奇的牌子,各自挂在腰带之上,“美姨,这牌子难道还有三六九等之分?”

“你们来得时日还短,自然是不清楚的,今天一日也说之不清,你们以后时日长了,便能知道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带你们上梦山顶去,等你们参观完居所,安顿下来,天也好黑了!”美姨但笑,却不给他们解释。

两人只能点了点头。

所谓的梦山,还真是够高的,雪鹰和影然几乎用惊讶的目光仰望着那白色的巨大山体,若非知道这里是虚无界,雪鹰他们几乎会以为他们自己回到了雪山。

“你们的梦居就在这山顶之上,有点冷,不过你们是雪鹰,天生就是在空中飞行的物种,应当是很适应那里的气候的,我们上山吧!”美姨指了指看不到顶端的云层,“山顶在云层里面!你们化鸟而飞吧,美姨我先到山顶等你们!”

说完,她的人影已经化做一道闪电般直穿入云层不见了!

雪鹰和影然相顾怔楞的看了看那紫光消失的地方,异口同声的看向彼此,失叫道,“紫电仙子!”

这紫电仙子也是上古的女战神之一了,传说她早已经死在了第一次神魔大战里了,却没想到她根本没死,反而在这虚无界中生活了许久,只是没听说过紫电仙子曾经有过伴侣,那么那个叫老于的男子,想必是在这里结识才结为夫妻的,不知那人又有什么样可怕的来头。

比起这些人,雪鹰和影然这点根基和道行,在他们眼地估计就跟一个小孩子,或者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只小蚂蚁差不多,离开这里念头又多受了一度打击。

“我们上去再说吧!既来之,则安之!”影然低低的喟叹道。

“恩!”雪鹰这回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了,只同样低着头。

两人化出原形,飞到山顶之时,那美姨显然已经等他们好一会了,倒也没嫌他们慢,只是指了指一片黑色的竹林后隐约的白墙青瓦道,“那里就是梦居,穿过这片黑竹林,便是你们的房子了,我只能在这里等,你们可以进去看看,若是满意这里从此就归你们了,若是不满意,再跟我说,我再带你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不用了,谢谢美姨,我们就住这里,我们喜欢飞翔的感觉,住在山下会不习惯的!这里很好,很安静,就不用再换了!”

雪鹰立即道,反正他们没打算在这里待一辈子的,住在哪里都无所谓,何况这里周围没有其他人的居所,总算能有个安静的空间,若是再像在山下城里那般,整天被人围着堵着问东问西的,他怕是还没等离开这里,先一步受不了了。

影然也附和着点头,“谢谢美姨,我们喜欢安静!”

“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回去就把房子归给你们了,决定好了,可是不容许换的,你们可想清楚了?”美姨似乎对他们这样看都不看就决定要下居所的态度,有些不赞成,却总算还是尊重他们的意见。

两人都同时点头,“我们想清楚了!”

“那你们便进去吧!我要下山了,再有一会天就要黑了,天黑不要出门,这想必你们昨晚就该知道了吧!”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美姨又叮嘱了一声,“千万不要天黑出门,满天的邪雷是会要人命的!”

“多谢美姨,我们知道了!”两人又是点头。

“那我走了!”

确认没什么好交代他们后,美姨的身影再度化作紫电消失在了山头,雪鹰和影然这才放松的在原地坐了下来,看着这一片黑色的竹林,对未来又是担心又是迷惘。

“雪鹰大人,要是我们一辈子都出不去的话该怎么办?”影然问。

“那我们就结成夫妻,永远在这里生活下去!”雪鹰回答。

“雪鹰大人,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影然嘟起了嘴,有些不满。

“我很认真!”雪鹰一脸正色,目光窘窘的看着她。

影然的脸一下子红了,‘噌’的站了起来,“雪鹰大人,我先进去收拾房子!”

雪鹰看着她慌乱的如同小兔子般跳进林间的身影,突然笑了起来,与她一起生活,看起来似乎是件不错的事!


天地精灵之鹰王的混血王妃(书号:16587)

由于版权限制,PC站只提供试读章节,请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